首頁 > 文化 > 星島詩苑 > 正文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總序:以詩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新路徑

核心提示: 從以上的介紹不難看出,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的語言教學和科研涵蓋了“一帶一路”的大部分國家,擁有一批卓有成就的資深翻譯家和嶄露頭角的青年才俊,能勝任“文庫”的大部分翻譯工作。但無論如何,有了這樣的積累,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會做得越來越好。

QQ圖片20200531082242

趙振江主編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第一輯)

2013年秋,習近平主席先后提出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和“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簡稱“一帶一路”)的倡議。“一帶一路”一經提出,便在國外引起強烈反響,受到沿線絕大多數國家的熱烈歡迎。如今,它已經成了我們在政治、經濟和文化生活中最具活力的詞匯。“一帶一路”早已不是單純的地理和經貿概念,而是沿線各國人民繼往開來、求同存異、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幸福路、光明路。正如一首題為《路的呼喚》的歌中所唱的:

有一條路在呼喚

帶著心穿越萬水千山

千絲萬縷一脈相傳

注定了你我相見的今天

這一條路在呼喚

每顆心都是遠洋的船

夢早已把船艙裝滿

愛是我們共同的家園

習近平主席關于構建人類“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和責任共同體”的主張是人心所向,眾望所歸。聯合國將“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寫入大會決議,來自130多個國家的約1500名貴賓出席2017年5月14日在北京舉行的“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就是最有力的證明。

在國與國之間,政治互信、經濟融合、文化包容的基礎在民心,而民心相通的前提是相互了解和信任。正是出于這樣的理念,我們決定編選、翻譯和出版這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因為詩歌是“言志”和“抒情”最直接、最生動、最具活力的文學形式,詩歌最能反映大眾心理、時代氣息和社會風貌。“‘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是加強沿線各國人民之間相互了解和信任的橋梁。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的創意最初是由作家出版社前總編輯張陵和中國詩歌學會會長駱英在北京大學詩歌研究院院會上提出的。他們的創意立即得到了謝冕院長和該院研究員們的一致贊同。但令人遺憾的是,在本校的研究員中只有在下一人是外語系(西班牙語)出身,因此,他們就不約而同地把這套書的主編安在了我的頭上。殊不知,在傳統的“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中,沒有一個是講西班牙語的??扇思艺f:“一帶一路”是開放的,當年“海上絲綢之路”到了菲律賓,大帆船貿易不就是通過馬尼拉到了墨西哥嗎?再說,巴西、智利、阿根廷三國的總統不是都來參加“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了嗎?怎么能說“一帶一路”和西班牙語國家沒關系呢?我無言以對。

QQ圖片20200531082250

古絲綢之路是指張騫出使西域時開辟的東起長安,經中亞、西亞諸國,西到羅馬的通商之路。2013年9月7日,習近平主席在哈薩克斯坦納扎爾巴耶夫大學演講時,提出共建“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主張,賦予了這條通衢古道以全新的含義,使歐亞各國的經濟聯系更加緊密、相互合作更加深入、發展空間更加廣闊,從而造福沿途各國人民。至于古老的“海上絲綢之路”,自秦漢時期開通以來,一直是溝通東西方經濟和文化交流的重要渠道,尤其是東南亞地區,自古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習近平主席建設“二十一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構想使其在新的歷史起點上,有了更加重要而又深遠的意義。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主要包括西亞十八國(伊朗、伊拉克、格魯吉亞、亞美尼亞、阿塞拜疆、土耳其、敘利亞、 約旦、以色列、巴勒斯坦、沙特阿拉伯、巴林、卡塔爾、也門、阿曼、阿拉伯聯合酋長國、科威特、黎巴嫩),中亞六國(哈薩克斯坦、土庫曼斯坦、吉爾吉斯斯坦、烏茲別克斯坦、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南亞八國(尼泊爾、不丹、印度、巴基斯坦、孟加拉國、斯里蘭卡、馬爾代夫、阿富汗),東南亞十一國(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新加坡、泰國、文萊、越南、老撾、緬甸、柬埔寨、東帝汶),中東歐十六國(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保加利亞、克羅地亞、捷克、愛沙尼亞、匈牙利、拉脫維亞、立陶宛、馬其頓、黑山、羅馬尼亞、波蘭、塞爾維亞、斯洛伐克、斯洛文尼亞)。獨聯體四國(俄羅斯、白俄羅斯、烏克蘭、摩爾多瓦),再加上蒙古和埃及等。

從上述名單中不難看出,“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為文明古國,在歷史上創造了形態不同、風格各異的燦爛文化,是人類文明寶庫重要的組成部分。詩歌是文學的桂冠,是文學之魂。文明古國大都有其豐厚的詩歌資源,尤其是經典詩歌,凝聚著國家和民族的精神和理想。各國之間的文化交流與經貿往來,既相互交融又相互促進,可以深化區域合作,實現共同發展,使優秀文化共享成為相關國家互利共贏的有力支撐,從而為實現習近平主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偉大目標打下堅實的文化基礎。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多是發展中國家。長期以來,我們一直比較重視對歐美發達國家詩歌的譯介,在“經濟一體、文化多元”的今天,正好利用這難得的契機,將這些“被邊緣化”國家的傳統文化和民族精神納入“一帶一路”的建設,充分發掘它們深厚的文化底蘊,讓它們的古老文明在當代世界發揮積極作用,使“文庫”成為具有親和力和感召力的文化橋梁。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又多是中小國家。它們的語言多是非通用的“小語種”,我國在這方面的人才儲備相對稀缺,學科建設相對薄弱;長期以來,對這些國家的文學作品缺乏系統性的譯介和研究。從這個意義上說,“文庫”的出版具有填補空白的性質,不僅能使我們了解這些國家的詩歌,也使相關的學科建設和學術研究有了新的生長點。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的現實意義和深遠影響已經很清楚了,但同樣清楚的是其編選和翻譯的難度。其難點有三:一是規模龐大,每個國家一卷,也要60多卷,有的國家如俄羅斯、印度,還不止一卷;二是情況不明,對其中某些國家的詩歌不是一無所知也是知之甚少,國內幾乎從未譯介過,如尼泊爾、文萊、斯里蘭卡等國;三是語言繁多,有些只能借助英語或其他通用語言。然而困難再多,編委會也不能降低標準:一是盡可能從原文直接翻譯,二是力爭完整地呈現一個國家或地區整體的詩歌面貌。

總之,“文庫”的規模是宏大的,任務是艱巨的,標準是嚴格的。如何完成?有信心嗎?答案是肯定的。信心從何而來呢?我們有譯者隊伍和編輯力量做保證。“‘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的編譯出版由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和中國作家出版社聯袂承擔,可謂珠聯璧合,陣容強大。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是國內外國語言文學界人才薈萃之地,文學翻譯和研究的傳統源遠流長。北大外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京師同文館(1862年)和京師大學堂(1898年)。1919年北京大學廢門改系,在13個系中,外國文學系有3個,即英國文學系、法國文學系、德國文學系。1920年,俄國文學系成立。1924年,北京大學又設東方文學系(其實只有日文專業)。新中國成立后,東語系發展迅速,教師和學生人數都有大幅度增長。1949年6月,南京東方語言??茖W校和中央大學邊政學系的教師并入東語系。到1952年京津高校院系調整前,東語系已有12個招生語種、50名教師、大約500名在校學生,成為北大最大的系。

1952年院系調整時,重新組建西方語言文學系、俄羅斯語言文學系和東方語言文學系。其中西方語言文學系包括英、德、法三個語種,共有教師95人,分別來自北大、清華、燕大、輔仁、師大等高校(1960年又增設西班牙語專業);俄羅斯語言文學系共有教師22人,分別來自北大、清華、燕大等高校;東方語言文學系則將原有的西藏語、維吾爾語、西南少數民族語文調整到中央民族學院,保留蒙、朝、日、越、暹羅、印尼、緬甸、印地、阿拉伯等語言,共有教師42人。

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于1999年6月由英語系、西語系、俄語系和東語系組建而成,下設15個系所,包括英語、俄語、法語、德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日語、阿拉伯語、蒙古語、朝鮮語、越南語、泰國語、緬甸語、印尼語、菲律賓語、印地語、梵巴語、烏爾都語、波斯語、希伯來語等20個招生語種。除招生語種外,學院還擁有近40種用于教學和研究的語言資源,如意大利語、馬來語、孟加拉語、土耳其語、豪薩語、斯瓦西里語、伊博語、阿姆哈拉語、烏克蘭語、亞美尼亞語、格魯吉亞語、阿塞拜疆語等現代語言,拉丁語、阿卡德語、阿拉米語、古冰島語、古敘利亞語、圣經希伯來語、中古波斯語(巴列維語)、蘇美爾語、赫梯語、吐火羅語、于闐語、古俄語等古代語言,藏語、蒙語、滿語等少數民族及跨境語言。學院設有1個一級學科博士點、10個二級學科博士點和1個博士后流動站,為北京市唯一外國語言文學重點一級學科。學院師資力量雄厚:全院共有教師212名,其中教授60名、副教授89名、助理教授16名、講師47名,擁有博士學位的教師163人,占教師總數的77%。

從以上的介紹不難看出,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的語言教學和科研涵蓋了“一帶一路”的大部分國家,擁有一批卓有成就的資深翻譯家和嶄露頭角的青年才俊,能勝任“文庫”的大部分翻譯工作。至于一些北大沒有的“小語種”國家,如某些中東歐國家,我們邀請了高興(羅馬尼亞語)、陳九瑛(保加利亞語)、林洪亮(波蘭語)、馮植生(匈牙利語)、鄭恩波(阿爾巴尼亞語)等多名社科院外文所和兄弟院校的專家承擔了相應的翻譯工作,在此謹對他們表示誠摯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謝。

有好的翻譯,還要有好的編輯。承擔“‘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編輯出版任務的作家出版社是國家級大型文學出版社,建社60多年來出版了大量高品質的文學作品,積累了寶貴的資源和豐富的經驗。尤其要指出的是,社領導對“文庫”高度重視,和資深編輯自始至終親自參與了所有關于“文庫”的工作會議,和北大詩歌研究院、北大外國語學院的領導一起,精心策劃,全力以赴,保證了“文庫”順利面世。

“‘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第一批詩作的出版,只是第一步,更艱巨的工作還在后頭;更何況隨著時間的推移,“一帶一路”的外延會進一步擴展,“文庫”的工作量和難度也會越來越大。但無論如何,有了這樣的積累,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經典詩歌文庫”會做得越來越好。為了實現這樣的目標,我們期待著業內同仁和廣大讀者的批評指教。

來源:《文藝報》2020年5月29日4版

捕鱼达人千炮版 黑龙江p62app 青海11选五开奖 分分彩选独胆的方法 大类资产配置岗位 浙江6十1开奖号 E策略配资 福建11选五5前3走势图 广东好彩1基本号码 喜乐彩app最新版v1 贵州茅台股票代码是